• 宁夏体彩11选五走势图

    科技進步日新月異 創新驅動成效突出
    ——改革開放40年經濟社會發展成就系列報告之十五

    來源:國家統計局發布時間:2018-09-12 14:48

      改革使科技發展迎來了春天。從“科學技術是第一生產力”到“創新是引領發展的第一動力”,從實施科教興國、人才強國戰略到深入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從增強自主創新能力到建設創新型國家,科技改革成為改革開放大戰略的一個縮影,發揮了先鋒、引領和試驗田作用。40年來,我國科技發展日新月異,科技實力伴隨經濟發展同步壯大,為我國綜合國力的提升提供了重要支撐。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創新驅動發展戰略全面實施,科技體制機制改革進一步深化,研發投入持續增加,創新活力競相迸發,重大成果不斷涌現,體系建設逐步完善。我國科技步入快速發展軌道,成為具有全球影響力的科技創新大國。

     

      一、科技投入持續增加,研發條件顯著改善

     

      改革開放以來,隨著我國經濟實力大幅提升,在一系列強有力科技政策及措施保障下,我國作為科技活動主體的研發活動投入持續增加,研發隊伍不斷壯大,研發經費規模持續擴大,研發經費投入強度屢創新高,科研基礎條件大為改善,我國已成為世界科技投入大國。

     

      (一)研發人員總量穩居世界首位。

     

      人才是科技創新的第一資源。改革開放以來,我國科技人力資源得到恢復和發展,科教興國、人才強國戰略的大力實施使科技創新隊伍不斷壯大。2017年,全國研發人員總量達到621.4萬人,按折合全時工作量計算的研發人員為403.4萬人年,是1991年的6倍,1992-2017年年均增長7.1%。我國研發人員總量在2013年超過美國,已連續5年穩居世界第一位。

     

      (二)研發經費投入規模躍居世界第二。

     

      改革開放以來,我國研發經費投入持續快速增長,2017年達17606億元,是1991年的123倍,1992-2017年年均增幅達到20.3%,超過同時期GDP年均增速(現價)5.3個百分點,為中國科技創新事業發展提供了強大的資金保證。按匯率折算,我國研發經費總量先后超過英國、德國,并于2013年超過日本,成為僅次于美國的世界第二大研發經費投入國家,目前每年對全球研發經費投入的貢獻超過六分之一。

     

      (三)研發經費投入強度實現歷史性突破。

     

      研發經費投入強度(研發經費與GDP之比)是國際上通用的、反映國家科技投入水平的核心指標。改革開放以來,我國研發經費投入強度屢創新高,2002年首次突破1%2014年又邁上2%新臺階,達到2.02%2017年提升至2.13%,整體上已超過歐盟15[1]平均水平,達到中等發達國家水平。

     

      (四)政府扶持力度持續加大。

     

      改革開放以來,國家財政資金對科技支持力度不斷加大。2016年國家財政科技支出為7761億元,是1980年的120倍,1981-2016年年均增長14.2%。一系列引導和鼓勵企業加大研發投入的政策實施力度不斷加大,實施效果凸顯。2017年,規模以上工業企業享受研發費用加計扣除減免稅和高新技術企業減免稅的企業分別達到2.44萬家和2.42萬家,分別是2009年的3.3倍和3.5倍,減免金額分別達到570億元和1062億元,分別是2009年的3.1倍和3.4倍,對鼓勵和引導企業開展研發創新起到了積極作用。政府主導的科技型中小企業技術創新基金自1999年啟動以來,累計安排資金約350億元,有力地支持了科技型中小企業的發展壯大。

     

      (五)科技計劃順利實施。

     

      改革開放40年來,國家在基礎科學研究(973計劃)、高技術研究(863計劃)、科技基礎條件建設、科技成果轉化等多個方面順利實施一系列發展計劃,建立了公開統一的國家科技計劃管理平臺,推動科技實力實現跨越式提升。不斷增加的科技投入使科研基礎條件大為改善,形成了包括大科學裝置和儀器、國家重點實驗室、科學數據庫文獻庫、行業技術平臺、企業技術中心等較完備的科研條件。截至2017年底,累計建設國家重點實驗室503個,國家工程研究中心131個,國家工程實驗室217個,國家級企業技術中心1276家,科研硬件設施得到持續改善。

     

      二、科技產出量質齊升,重大成果舉世矚目

     

      經過多年的深耕厚植與艱苦拼搏,我國科技產出水平實現較大跨越,科學論文數量和被引用量迅速擴大,專利申請數量和質量同步提升,知識產權產出、保護和運用能力得到長足發展,基礎研究和戰略高技術等領域實現多點突破,取得一批在世界上叫得響、數得著的重大成果,中國科技發展進程已經由過去的難以望其項背到如今的“三跑”并存。

     

      (一)科學論文成果豐碩。

     

      科學論文的數量和質量代表了科學研究特別是基礎研究的水平。改革開放以來,我國科學論文產出實現快速增長。2016年,中文科技期刊刊登科技論文49.4萬篇,是1990年的5.5倍;國外三大檢索工具《科學論文索引(SCI)》、《工程索引(EI)》和《科技會議錄索引(CPCI)》分別收錄我國科研論文32.4萬篇、22.7萬篇和8.6萬篇,數量分別位居世界第二、第一和第二位。論文質量得到進一步提升,根據基本科學指標數據庫(ESI)論文被引用情況,2017年中國科學論文被引用次數已超過德國、英國,上升到世界第二位。

     

      (二)專利實現量質齊升。

     

      2017年,我國專利申請數為369.8萬件,是1991年的74倍,1992-2017年年均增長18.0%;我國專利授權數為183.6萬件,是1991年的75倍,年均增長18.1%。在專利數量大幅增長的同時,專利質量也得到同步提升。以最能體現創新水平的發明專利為例,2017年,我國發明專利申請數達138.2萬件,占專利申請數比重為37.4%,比1991年提高14.6個百分點;平均每億元研發經費產生境內發明專利申請70件,比1991年提高19件,專利產出效率得到提高。

     

      (三)知識產權產出、保護和運用能力取得長足進步。

     

      經過40年快速發展,我國已成為世界知識產權產出大國。截至2017年底,我國發明專利申請量已連續7年居世界首位;當年通過《專利合作條約》(PCT)提交的國際專利申請量躍居世界第二位。2017年,我國受理商標注冊申請574.8萬件,注冊量居世界第一;著作權年登記量突破274.8萬件,作品、計算機軟件著作權登記量分別達到200.2萬件和74.5萬件。國家重視知識產權保護和運用,先后出臺《商標法》《專利法》《著作權法》《促進科技成果轉化法》等多項法律法規,不斷完善保護機制,加強執法力度。截至2017年底,我國已設立3個知識產權法院和一批知識產權法庭,建立了19個知識產權保護中心和76個維權援助中心,知識產權保護社會滿意度得到持續提高。

     

      (四)基礎研究取得突破性進展。

     

      我國高度重視基礎研究,2017年我國基礎研究經費為975.5億元,是1995年的54倍,1996-2017年年均增長19.9%。在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國家重點基礎研究發展計劃(973計劃)支持下,我國基礎研究在量子科學、鐵基超導、外爾費米子、暗物質粒子探測衛星、CIPS干細胞等研究領域取得重大突破;屠呦呦研究員獲得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王貽芳研究員獲得基礎物理學突破獎,潘建偉團隊的多自由度量子隱形傳態研究位列2015年度國際物理學十大突破榜首。

     

      (五)高技術領域成就斐然。

     

      在國家重大科技專項和國家高技術研究發展計劃(863計劃)等的支持下,我國高技術領域碩果頻傳。神舟載人飛船與天宮空間實驗室實現平穩交會對接;新一代靜止軌道氣象衛星、合成孔徑雷達衛星、北斗導航衛星等成功發射運轉;蛟龍號載人潛水器、海斗號無人潛水器創造新的最大深潛紀錄;自主研發超算系統“神威·太湖之光”居世界之冠;趕超國際水平的第四代隱形戰斗機和大型水面艦艇相繼服役。國產大飛機、高速鐵路、三代核電、新能源汽車等部分戰略必爭領域搶占了制高點,實現從“跟跑”到“并跑”、“領跑”的躍升。

     

      三、創業創新活力競相迸發,創新體系建設日益完善

     

      改革開放給中國企業創新發展注入了鮮活的動力,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國家鼓勵自主創新,大力倡導“大眾創業、萬眾創新”,各類市場主體的創業創新活力競相迸發。企業的創新主體地位全面強化,高等院校和科研院所成為科學探索和知識創新的骨干,各類科技創新孵化器、加速器和眾創空間等新型科技服務組織日益壯大,區域創新空前活躍,符合高質量發展要求的創新體系正在逐步形成。

     

      (一)大眾創業萬眾創新廣泛開展。

     

      改革開放以來,我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逐步健全,各類市場主體蓬勃發展。“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的提出更是極大激發了全社會創業創新熱情。2017年,我國日均新增企業1.7萬戶,加上個體工商戶等各類市場主體日均新增5.3萬戶,分別比上年增長9.9%16.6%。截至2017年底,全國擁有各類市場主體9815萬戶,我國新三板、創業板企業分別達到11630家和690家,獨角獸企業164家,越來越多的創客、創新愛好者以及普通民眾參與到創業創新的大潮中來。

     

      (二)企業創新蓬勃開展。

     

      創新能力已成為企業發展壯大的核心競爭力。據對74.9萬家規模(限額)以上企業調查顯示,2017年有29.8萬家企業開展了創新活動,占39.9%。分行業看,工業和服務業企業中開展創新活動企業占比分別為50.6%29.3%;分規模看,大中型和小型企業中開展創新活動企業占比分別為50.8%39.9%;分登記類型看,內資企業、港澳臺資企業及外資企業中開展創新活動企業占比分別為38.9%50.4%50.7%。創新在一定程度上已成為各類企業生存發展的共同選擇。

     

      (三)產學研合作明顯加強。

     

      產學研結合是科研成果由實驗室走向生產線乃至千家萬戶的重要一環。近年來,特別是黨的十八以來,我國出臺了多項政策措施促進產學研融通合作,取得了明顯成效。據統計,在2017年我國規模以上開展產品或工藝創新活動的20.1萬家企業中,將高等學校作為合作對象的企業占20.3%,將研究機構作為合作對象的企業占12.1%2017年,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對研究機構和高等學校的外部研發經費支出合計為342.6億元,比2012年增長35.7%

     

      (四)科技中介服務體系加快發展。

     

      改革開放后,中國已基本建立起包括科技咨詢培訓、技術孵化轉化、投融資服務等多方面分層次的科技中介服務體系。在改革中應運而生的各類孵化器、加速器、眾創空間等科技中介組織不斷加快發展。截至2017年底,經國家備案的眾創空間達5739家,各類科技孵化器、加速器逾4700家,為各類創新主體提供融通合作的平臺。科技體制機制改革活躍了技術市場交易,極大促進了我國科技創新資源合理利用和成果轉化。2017年,全國技術市場成交合同36.8萬項,涉及技術開發、技術轉讓、技術咨詢和服務等方面,成交總金額達13424億元,是1991年的142倍,平均每份技術合同成交金額365萬元,是1991年的80倍。

     

      (五)區域創新梯次聯動。

     

      國家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是區域創新發展的主陣地。近年來,國家高新區建設不斷加強,高新區數量已由1990年的27個發展到2016年的146個,區內企業數由1600家增加到9.1萬家,實現了與國家創新城市、自主創新示范區互動互補、互聯互通。此外,上海、北京兩個全國科創中心建設深入推進,北京懷柔、上海張江、安徽合肥三個綜合性國家科學中心各具特色。京津冀、上海、廣東、安徽、四川、武漢、西安、沈陽等8個全面創新改革試驗區域169項改革舉措基本落地,探索出一批可復制、可推廣的經驗。千年大計雄安新區將引領中國創新發展的新高度,成為改革開放以來繼深圳經濟特區和上海浦東新區外又一區域創新的典范。

     

      四、科技創新支撐作用顯著增強,引領高質量發展

     

      改革開放40年來,我國科技創新實力、能力、活力穩步提升的同時,科技創新對經濟社會發展的貢獻也愈發顯現。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科技創新對產業轉型升級、產品供給優化、新動能培育等方面的支撐引領作用顯著增強,成為引領高質量發展、提升國家核心競爭力的重要源泉。

     

      (一)科技創新提供專業服務。

     

      改革開放以來,隨著科技不斷進步,我國在質檢、氣象、地震、海洋和測繪等領域提供的專業技術服務不斷完善,水平逐漸提高。截至2017年底,全國共有產品檢測實驗室35000個;共有產品質量、體系認證機構401個,已累計完成對140250個企業的產品認證。2016年,中央氣象臺和省級氣象臺共發布氣象預警信號8551次,警報6069次。截至2017年底,全國共有地震臺站1668個,區域地震臺網32個;共有海洋觀測站(點)124個;測繪部門公開出版地圖1513種;全國共有各類科技館近600個,每年為5000余萬人次提供科普服務。

     

      (二)科技創新保障重大工程。

     

      改革開放以來,我國重大產品、重大技術裝備的自主開發能力和系統成套水平明顯提高,有力地支撐了三峽工程、青藏鐵路、西氣東輸、南水北調、奧運會、世博會等重大工程建設和舉國盛事。科技創新在調整經濟結構、提高質量效益、解決“三農”問題、促進社會發展和改善民生方面發揮了先導作用,在應對節能減排、氣候變化、應急救災、傳染病防治等重大問題方面發揮了重要的支撐引領作用。據測算,我國科技進步貢獻率已從2005年的43.2%提升至2017年的57.5%,由要素驅動轉為創新驅動的經濟發展新格局正在穩步推進。

     

      (三)科技創新推動對外交往。

     

      改革開放伊始,我國就先后與法國、英國、美國等西方國家簽訂了政府間科技合作協定,科技在一定意義上成為國家對外開放的最前沿。經過40年的快速發展,我國科技領域國際交流合作的廣度和深度進一步拓展,目前與我國建立科技合作關系的國家達158個,簽署政府間合作協議112個。引進來和走出去相結合以及“一帶一路”科技創新行動計劃的啟動,使各個領域的技術引進和技術外溢成為常態,科技外交成為國家總體外交戰略的重要組成。

     

      (四)科技創新優化產業結構。

     

      改革開放后,我國經濟結構發生了明顯的變化,高技術制造業逐漸發展壯大。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處于經濟增速換擋、結構調整優化的關鍵期,高技術制造業呈現出持續向好的發展態勢,已成為帶動工業發展的重要力量,為優化產業結構奠定基礎。2017年,規模以上高技術制造業實現主營業務收入15.9萬億元,比2012年增長55.8%,年均增長9.3%,比同期規模以上工業年均增速高5.2個百分點。高技術制造業的較快發展得益于研發投入的不斷增加。2017年,高技術制造業研發經費為3183億元,比2012年增長83.6%,年均增長12.9%,比同期規模以上工業年均增速高2.1個百分點;研發經費投入強度為2.0%,是工業平均水平的1.9倍。

     

      (五)科技創新提升供給質量。

     

      近年來,技術革新為企業不斷進行新產品的開發創造了條件。2017年規模以上工業企業中,逾四成開展了技術創新活動,共實現新產品銷售收入19.2萬億元,比2012年增長73.3%;新產品銷售收入占主營業務收入的比重為16.9%,比2012年提高5.0個百分點。在規模以上工業企業的研發項目中,以開發全新產品或者改進產品功能質量為目的的研發項目占比達到82.4%。科技創新成為改善供給質量的重要手段。

     

      (六)科技創新助力發展新動能。

     

      隨著“互聯網+”深入開展,基于移動互聯、物聯網的新產品、新業態、新模式蓬勃發展,成為我國改造提升傳統產業、培育經濟發展新動能的有力支撐。大數據、云計算應用不斷深化,新一代信息技術取得突破,催生出一大批大數據企業、獨角獸企業。電子政務、信息惠民、共享經濟、平臺經濟迅速興起,提高了政府治理水平和民眾獲得感。科技創新引領新動能發展,開辟了經濟增長的新天地。

     

      科技是國家強盛之基,創新是民族進步之魂。40年的改革開放,使我國科技事業實現了從“基本跟蹤、快速追趕”到“三跑并存、領跑并跑漸多”的跨越式發展。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在黨中央、國務院的正確領導和廣大科技工作者的共同努力下,我國科技創新事業密集發力、加速跨越,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績,實現了歷史性、整體性、格局性重大變化。但同時也應看到,與世界科技強國相比,我國仍屬于后發國家,在原始創新、顛覆性創新、協同創新等方面仍存在不小的差距。我們必須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引,堅定落實創新驅動發展戰略,奮力加強自主創新,突出以科技創新帶動全面創新,充分發揮創新對高質量發展的關鍵引領作用,勠力同心,奮勇向前,為建成創新型國家和世界科技強國的宏偉目標而不懈努力。

     

      注:[1]歐盟15國:包括奧地利、比利時、盧森堡、丹麥、芬蘭、法國、德國、希臘、愛爾蘭、意大利、荷蘭、葡萄牙、西班牙、瑞典和英國。

     

      (國家統計局社科文司)

     

    相關附件
    相關文章
    • 聯系我們
    • 服務條款
    • 網站地圖
    • 中國統計資料館
    • 數據咨詢電話:
    • 010-68576320
    版權所有:國家統計局
    地址:北京市西城區月壇南街57號(100826)
    京ICP備05034670號   網站標識碼bm36000002